浅述林则徐治水思想的传承与发扬
    林则徐不仅是晚清一位名震中外的民族英雄,而且他还是一位功绩卓著的治水名臣。在近四十年的宦海生涯中,他历官十三省,从北方的海河,到南方的珠江;从东南的太湖流域,到西北边陲的新疆伊犁地区,各地都留下了他治水的足迹。林则徐治水时间之长,投入精力之多,贡献之大,是清代其他封疆大臣难以比拟的,在历史上也是少见的。近来通过查阅林则徐治水资料,研读他的部分水利专著,略有一些心得。笔者认为他的许多真知灼见水利思想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尤其是他的“水利为农田之本”的重农思想、蓄泄防疏的江河治理方略、筑湖疏浚的生态理念、政纪严明的水利督察、“苟利”精神的治水情怀值得当今水利人传承与发扬。 
一、“水利为农田之本”的重农思想
    林则徐刚刚为官之初,在京师七年的学习工作期间,不忘忧患,特别注意研究京畿一带的农田水利问题。他广泛搜集元明以来几十位著家有关兴修畿辅水利的奏议和著述,查阅内阁收藏的清代档案文件,认真思考前人提出的在京畿附近兴修水利、种植水稻的意见,酝酿并开始写作《北直水利书》。为了论证在京辅附近兴修水利、推广水稻种植的改革办法之可行,博引史籍、奏议、专章论述直隶土性宜稻,列举历代开治水田成效的事实。林则徐认为“直隶水性宜稻,有水皆可成田”,通过大兴水利,广开水田,种植水稻,便可以满足京师一带对粮食的需求。主张京畿一带的农田水利建设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国计民生”问题。因此,兴修农田水利是林则徐重农思想的一个突出内容,他把水利兴修看作是致治养民之本,在他的重要著作《畿辅水利议》中指出:“自古致治养民为本,而养民之道,兴利防患,水旱无虞,方能盖藏充裕”。“首胪水利,利益国计,明当务之急也”。“水利以兴,穷黎以济,洵为一举两得”。“水利兴则余粮亩皆仓庾之积。”认识到水利兴修关系到农牧业生产的好坏,关系到国家财政收入的溢绌。“水治则田资其利,不治则田被其害,赋出于田,田资于水,故水利为农田之本,不可失修”。“地力必资人力,而土功皆属农功,水道多一分之疏通,既田畴多一分之利赖”。  林则徐认为水利兴废直接攸关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生计,为老百姓谋利益、为国家求富强的官吏,都莫不重视农田水利。据北京中华书局版《林则徐公牍》中记载,他认为“水利为农田之本”,其实质就是指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思想,至今仍有十分积极的作用。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水利是现代农业建设不可或缺的首要条件,要把水利作为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先领域,农田水利作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任务,下大决心解决水利建设最薄弱的环节,也是坚持民生优先,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水利问题,是林则徐治水思想的传承和发扬。
二、蓄泄防疏的江河治理方略 
    林则徐的宦海生涯在江苏时间最长,从道光四年起至十六年止,他在江苏治理过的河道见于他奏折的便多达60几处。他在江苏以太湖为中心,重点抓好三个关键一是以太湖的蓄泄防止旱涝;二是以运河的通畅便利南粮北运;三是以海塘的维修保障今沪杭宁这片富庶的经济区。林则徐对太湖流域的治理方略是“着眼于水利全局”,“上承下注”,“蓄泄咸资”分散泄洪。这个方略,通过对考古发现和现代自然科学研究,证实东太湖一澄湖一淀出湖水网地区是一个沉降中心,因此太湖地区蓄易泄难。这说明林则徐对太湖流域的认识与治理,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林则徐在任湖广总督,把治水的目标又转向长江的荆江段和襄江。提出工作重点是“边防武备,卤务堤工事体,尤为繁要”。在两湖,林则徐把治水兴利的宗旨而把重点放在除害上。他制定了章程,提出“修防兼备”以防为主的方针。他用了在任全部时间的四分之一亲临襄江、荆江各堤工现场指挥,创造了潜水员潜入堤底暗伤处堵塞险工等法,取得了很大成效,同时提出根治襄江水患要保护上游植被的卓越主张。
    林则徐在治理黄河、海河水系研究上也有一番建树,认为黄河牵动淮河、运河并影响长江,可谓一水牵动淮、运、江。因为当年黄河郑州以下的河道是从今苏北入海的。黄、运、淮交汇之处成为影响南粮北运的关键。黄河泥沙因黄河水强而倒灌运、淮,致使运河经常堵塞。解救之法是在清江一带洪湖筑堤蓄清刷黄,结果洪湖水不断上升,湖堤逐渐加高(因此名为高家堰),阻运之事与日俱增,到了林则徐时已是“浚则不胜其浚,不浚而运道几断”,达到极点。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林则徐与当时其他一些人都主张使黄河改道北流从山东的千乘入海。这本是个大问题,甚至要通过几代人的实践才可得出结论。可喜的是在林则徐逝世5年之后的l855年,黄河果真改道北流从山东千乘入海直至今天。历史很快便证明了林则徐对自然力观察的正确性。林则徐从事水利理论研究的第二个重点便是海河的水系,他认为“直隶八郡地势,西北高,东南下”,“神州雄踞上游,负崇山而襟沧海,来源之盛,势若建瓴,归壑之流,形如聚扇。而又有淀滦以大储蓄,有潮汐以资其润泽,各派之播,流于全省”。现代科学对水系的分类有树枝状、格子状、扇形等,而对海河的结论是扇形水系。林则徐所处时代还没有高空摄影等手段,而他早就得出与现代科学相同的结论,殊堪赞叹!针对海河流域的特殊地理环境,林则徐提出在高山地区建设节制性的蓄水工程;在平坦地区筑堤、筑坝束水引灌、分洪;在沿海地区则种植水稻。林则徐的巨著《畿辅水利议》,构筑了在畿辅地区开发农田水利、种植水稻以缓和南粮北运、解决漕运弊端等宏伟设想,并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实践。这本书从酝酿、构思到写作,几乎涵盖了林则徐的一生,是他管领江、淮、河、汉实践经验的总结,意在纾缓江浙之困,根除漕运之弊,直到今日仍对我们开展大江大河大湖治理,发挥其防洪灌溉发电航运综合效益有着十分可贵的借鉴意义。 
三、筑湖疏浚的生态理念
    嘉庆二十五年七月,林则徐外任浙江杭嘉湖道。他积极建议兴修海塘水利,亲赴实地勘查海塘破损状况,督促重修海塘水利。他发现“旧塘于十八层中,每有薄脆者搀杂”,即今“新塘采石,必择坚厚”。在他指导下修筑起来的海塘,“较旧塘增高二尺许,旧制五纵五横之外,添桩石”,十分牢固。这对当前开展东南沿海海堤加固达标建设,提高防风防潮能力,具有重要的启发作用。道光八年,时任江陵布政使的林则徐因父亲去世,回到福州守孝。当他得知西湖部份面积被侵占,影响了福州的农田灌溉,毅然站了出来。提出改善福州水利情况,与当地开明官绅一起协力重浚西湖。代闽浙总督孙尔准和福建巡抚韩克均撰写了《清厘福州小西湖界址告示》和《重浚福州小西湖禁地持侵扣告示》。告示贴出后,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在福州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西湖最早作为水利工程。调节闽江上游来水,发挥水库的功能,灌溉福州地区农田;起到防洪涝的作用。西湖缩小,农田调蓄功能变落。告示的张贴刺激了那些霸占湖畔周围的豪强劣绅的既得利益,他们一意地反对,到处散布谣言,污蔑林则徐疏浚西湖是为了谋利,纯粹是为了挣钱,并不是为了老百姓着想。林则徐针对豪强劣绅在社会上传布的流言蜚语。他周密地布署了疏浚西湖的一些具体的施工方案,严禁史胥夫头中饱私囊从中克扣民工的工钱等,公开帐目,做好细节的严格管理。西湖的疏浚速度比较快,经过十一个月苦战,挖取土一万五千余方,使湖水深达二至七尺,沿湖砌石岸一千二百余丈,并在湖岸种植梅树千株,保持水土,增添秀色,不但恢复了闽都濒于湮塞的水利工程,灌溉三千多顷,而且建成了著名的风景旅游区,百姓交口称赞。为了杜绝日后再被人侵占,长期维护疏浚好的湖址,林则徐在两湖湖边上砌筑了l236丈的石驳岸。两湖至今还维持着林公当年疏浚后的面积。林则徐在疏浚西湖之后,将李纲祠移建到了西湖的荷亭边,并题写了一对楹联:“进退一身关社稷;英灵千古镇湖山”。现为“桂斋”,这对楹不仅反映了林则徐当时的心境,也是林则徐一生为官的真实写照。林则徐筑湖疏浚的生态理念,对当前水利建设中大力开展中小河流治理,退耕还湖,恢复湿地,建设良好的水生态环境,仍有有积极的借鉴作用。
四、政纪严明的水利督察
    林则徐一生公正廉洁,政纪严明。主持大量水利项目建设中,每每在署衙倾听到下属禀报河工员弁中各种营私舞弊、大搞垛料投机之事,都会勃然变色,指袖而起:“似这种积习,弊端不除,江河何以安澜?民众何以养息?必先周其弊,乃可严立其防,方可奏效”。在河南仪封黄河治理中,听到下属禀报当晚便带领随员直奔仪封黄河工段上,风尘仆仆逐一查巡险工,询问工地上的河员、堡夫、民工,了解河工秸料的购买、使用、验秤、运输、堆垛等详细过程。他发现一垛秸料新旧混杂、潮湿、捆束大小不一,堆放松散,严历斥责官员、堡夫,并限期解决。在工地上还发现有些人大搞垛料投机,哄抬料价,致使民工停工待料。他即奏准朝廷交料物按平价购买,杜绝中间盘剥。他整治贪官,河南巡抚琦善由此被朝廷褫职议处。一时间,工地上下,料垛为之一新,仪封险工也迅速得以修复。大小官员,无不称颂林则徐督察认真,政纪严明。连皇帝也赞扬他:“向来河工查验料垛,从未有如此认真者”。林则徐政纪严明的水利督察办法,这对当前大规模水利建设中,制定水利建设督察制度,认真开展水利项目督察,严格审计,发挥资金最大效益,确保资金安全、工程质量、干部优秀,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五、“苟利”精神的治水情怀
    林则徐作为一名清朝的良臣,他注重实干而不崇尚言谈,他最大的特点是水利改革思想体现在他的实践活动中,而不是专著中。他在组织水利兴修过程中,忠于职守,尽责尽力,真正做到了“在官不可不尽心”。对每一项水利兴修工程,他都躬亲任事,注重调查,虚心求教,亲自验收,保证质量。他说“不许稍有草率偷减,并不会假手胥吏地保稍滋弊窦”。江苏是林则徐仕宦生涯中任官时间最长的地方,出任江南淮海道堤,先后担任过江苏按察使、布政使、巡抚、总督等要职。每到一地,他都要亲自体察下情,兴利除弊。在江苏大江南北陆续修建了一批重要的水利工程。他主持治理过黄河、运河、白茆河、浏河等河流修筑过杭嘉湖和上海宝山一带的海塘,成为治水专家。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七月初,黄河在开封决口,林则徐奉命自流放新疆的途中折回,参与堵口工程。开封堵口合龙之后,仍被遗送伊犁,表现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爱国情怀。在新疆期间,虽然他已年逾六旬,但还是冒着西北高原的风沙,视察了新疆南北广大地区,勘察土地,勘探水源,筹划了大面积开垦,并深入了解基层群众的生活,努力发展水利,推广农业生产技术,在新疆留下“林公渠”、“林公井”的传奇故事流芳百世。传承林则徐生命不息、治水不懈的进取精神,对当前弘扬“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精神,努力推动水利的科学发展、跨越发展具有现实意义。
    林则徐的治水实践及其业绩非常丰硕,他留下的治水遗产极其宝贵。其治水路线、治水观念、治水经验、治水精神是值得我们水利人今天认真地总结学习。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