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与北京
    在我国近代史上,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事迹几乎有口皆碑。他在捍卫国家主权、禁绝鸦片、谋划和打击外国侵略势力方面的努力,不仅在当时影响巨大,至今仍然是我国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篇章。他以天下为己任,“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高尚情怀;他关心民生,发展生产,赈济灾民,造福当地的言行;他为官清廉的官品、人品,尤为世人所称颂。现在,不少地区,特别是林则徐曾经就任或生活过的地区,都建立了他的纪念馆,或在当地的历史博物馆中展示林则徐的事迹及其文物。其中,他的家乡福州建有专门的纪念馆,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也建有林则徐铜像和“林则徐广场”。也就是说,林则徐作为民族英雄,不仅深受中国人敬仰,同样也赢得了外国友人乃至世界的尊重。这无疑是我们中国的骄傲。
林则徐手书联
    北京是我国的首都,是林则徐曾经学习、工作过的地方。但是,长期以来对于林则徐在北京的事迹却搜集和宣传不够,以致许多值得纪念和怀念的遗迹难以得到有效的保存和利用,这无疑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当前在大力加强文化建设,弘扬北京精神的前提下,对于林则徐在北京的遗迹和事迹予以必要的重视,显然是题中应有之意。
    据《林则徐日记》及其有关《年谱》记载,林则徐曾多次抵达北京,并曾长期在北京居住。他最早到北京的时间是嘉庆十年。当时他21岁,是第一次来京参加会试,客居于曾任福建学政的恩普家,但不久落选回籍。其后,又先后于嘉庆十三年、十五年来京,最终于嘉庆十六年四月高中进士。从此,他成为清廷认可的高级知识分子,为日后栖身官宦行列打下了基础。此后,经历一年多的回籍休整,于嘉庆十八年五月初六抵达北京,寄寓莆阳会馆,开始以庶吉士身份到翰林院庶常馆学习。从此,开始了连续七年左右的学习和官宦生涯。直至嘉庆二十五年外放任职,除短暂出任学政外,他基本上在京学习和任职。
    在此期间,林则徐一方面按照清廷的规定,克服重重困难,刻苦学习满文、满语,最终于1814年取得“以清汉书同试,名列第一”的成绩;更为重要的是,他利用在翰林院供职的机会,大量接触、阅读内阁秘藏的书籍、典册,开阔了眼界,丰富了知识。其中特别对清代政事、典制等方面的知识尤为用力。李元度在《国朝先政事略》中称其“益究心经世学,虽居清秘,于六曹事例因革,用人行政之得失,综核无遗”。
    林则徐还利用京师人文荟萃的条件,虚心向师长请教,曾利用出任学政之机,看望、拜访姚鼐、阮元等人;对言传身教的长官张师诚更是经常书信问候。在京则与同年、同乡等知识界人士广泛交友、也曾一度参加“宣南诗社”的活动,诗酒唱和,在京城特别是宣南一带留下了诸多身影,结交了不少友朋。值得注意的是,他交友广而慎,不愿将大好时光用在“无谓之应酬”,不愿随波逐流,“辞绝无益之事”,直接间接结交了一批如陶澍、潘曾沂、梁章钜等社会贤达,成为日后相互切磋、协助的重要力量。
林则徐
    林则徐还以翰林院编修等小京官的身份参与了清政府诸多事务,接触、了解清政府机构的职掌、运作,选人、用人的机制、方式,更就近听闻了清政府镇压“林清起义”的重大事件及民变迭起的状况,使其对清王朝吏治的腐败、命脉的走向有了较为实际的观察。他的足迹几乎遍及当时各个重要角落。从巍峨的清代宫廷、华丽的圆明园,到北京的重要衙署、府第、会馆、庙宇乃至文人墨客聚会的园林、寓所。这对初入宦海的林则徐,无疑是极为重要的,可以说是打下了日后从政的良好基础。
    其后,随着职务的升迁及外放,林则徐又多次到京述职,特别是在鸦片战争前夕的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初十再次抵京,入住东华门外烧酒胡同关帝庙。自十一日始,连续八天被道光帝接见八次,统筹禁烟之大局。林则徐自知此役艰难如蹈汤火,但为了民族利益,“早已置祸福荣辱于度外”,毅然走上禁烟斗争第一线,开始一生中最为艰难、事关国家安危的中外斗争旋涡之中,为捍卫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的思想、才华与对外斗争的一系列举措,开创了新的风气,永远为人们所景仰。
《林则徐与中国图录》
    综上所述可见,北京与林则徐有着深厚的渊源。它既是青年林则徐得以入仕的起点,又是其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场所,更是其系国事于一身、临危受命之地。作为一位历史伟人,他的遗址、遗迹理应受到保护。遗憾的是,他在北京居住的记载并不完整,除前面提到的以外,目前所知还有林则徐先后寄寓的“莆阳会馆”、同乡官宦之家、“三貌庵”等地;还知道他曾在“粉房琉璃街”(嘉庆十八年十月三十日)、虎坊之东的浙绍乡祠对面(嘉庆十九年,八月初五)等地租赁房屋。更为遗憾的是,据林氏后人、中国戏剧学院林岷教授和郑林等编著的《林则徐与中国图录》介绍,目前以上这些地名虽然方位可考,但原建筑早已无存。他们在《图录》中只能刊出拍摄到的原址上的现代建筑,唯有林则徐曾亲自参与修建的“福州新馆”还存有若干遗迹。该处被林岷教授等考订为现今西城区两广路“骡马大街51号”。
骡马市大街福州新馆残留
    据《林则徐日记》等资料记载,林则徐不仅长期参与“福州新馆”的活动,而且为“福州新馆”的筹建出力甚多,付出诸多辛劳。如他在日记中多次提到:嘉庆二十一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偕同乡诸人往虎坊桥董宅,议买房屋为福州新馆,即于是日成议”;四月十二日早晨“赴万隆号,备福州新馆屋价”。同年十二月十三日早晨即“赴福州新馆商议修屋”。该馆的规模,据《林则徐与中国图录》介绍:共有三进,林则徐应住过第三进。该馆中的“榕荫堂”,取福州多榕树、庇佑乡亲之意,是该馆议事、设宴、聚会的主要场所。林则徐注重乡谊,常到会馆会客、热心会馆事务,一度被同乡推举主持馆务。应当说,这是林则徐在京活动留下的重要遗迹。但是,21世纪初,北京旧城改造时,第一、二进已被拆除。林岷教授得悉后,“立即给温家宝总理写信,温总理批示给北京市,方得以保留第三进”。现在,该处新的现代化建筑群正拔地而起,林岷教授与林氏宗亲、福建侨胞倡议在遗址基础上建立“林则徐纪念馆”,以便于海外侨胞的联络与怀念;便于北京及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的学习与观瞻;更有利于学习和发扬爱国主义精神。我认为,此举正逢其时。在北京大力加强文化建设、弘扬北京精神的前提下,这岂不是一大好事!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