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与新疆屯田(上)
    自道光继位以来,英国资本主义非法地、大规模地向中国倾销鸦片,白银大量外流。在广大人民群众强烈要求禁烟的压力下,道光帝派湖广总督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广东禁烟。林则徐于道光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1839年6月3日)在虎门销毁鸦片二百三十七万多斤。次年5月,英国军队为保护鸦片贸易,向中国发动了侵略战争。英军在广东、福建被击退,转而北上,攻陷浙江、定海,逼近天津。英军凭借着船坚炮利,先后陷广州、厦门、镇海、宁波、镇江、南京,清廷大惧。
虎门销烟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842年8月29日),清与英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英《南京条约》。主要内容:割让香港,赔款两千一百万银元,开放五口通商等。中国从此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签订中英《南京条约》
    林则徐被革职,于道光二十一年五月十日(1841年6月28日)“从重发遣伊犁,效力赎罪”(《道光朝筹办夷务始末》卷29)。
    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十一月九日到达伊犁惠远城(今霍城县惠远乡)。他关心时事,忧国忧民,带病研讨新疆史地,潜心探索筹边之策。早在禁烟抗英斗争的时候,他曾组织翻译《四洲志》一书,记述了沙俄历史、地理、政治、经济、文化情况,并指出:“新疆毗邻沙俄,千万不可放松警惕。”道光十年(1830年)以后,林则徐在任湖北、河南、江宁政权和任湖广总督期间,就对关系民生的水利问题进行研究和治理,取得了显著成绩。到戍所后,在为伊犁领队大臣开明阿的送行诗中,他指出伊犁驻军的职责是:“静以绥中原,动以御外侮。”必须居安思危,严防沙俄侵略,“厝薪火难测,亡羊牢必补”。
伊犁将军府
    林则徐被伊犁将军布彦泰委派掌管粮饷处事务,得以翻阅了大量档案资料,了解了清代在新疆的屯田情况。鸦片战争后,清朝向英国赔款,国库财政拮据,对新疆驻兵的军饷也就日趋减少。新疆大兴屯田,已刻不容缓。
    布彦泰在边疆任职时,对屯田亦较重视。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春,他在伊犁发动垦荒,就多得益于林则徐的帮助。经过一年的努力,在惠远城附近三棵树、红柳湾开垦土地三万三千三百五十亩,安置汉民五百七十户。在阿勒卜斯开垦土地十六万一千亩,安置维吾尔农民五百余户。道光帝在布彦泰的垦荒奏折上高兴地批示:“日久储蓄充盈,自宜预筹抵拨,即可于兵饷之需,渐次减调。”(《清宣宗实录》卷400)
林则徐
    伊犁垦荒的奏效,对战后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道光帝启示不小。在道光二十四年春的一道谕旨中说:“西陲地面辽阔,隙地必多。果能将开垦事宜实心筹办,当可以岁入之数,供兵粮之需,实为经久有益。”随后强调:“伊犁地处极边,兵粮民食,必当计及久远,当以开垦为第一要务。”表彰布彦泰“督率有方,忠诚为国”,并奖励提拔了一批垦荒有功人员,这极大地鼓舞了布彦泰和林则徐。林则徐把他的忧国忧民之心倾注到边疆的屯垦事业上。《清史稿》评论说:“布彦泰新疆开垦,胥赖林则徐之擘画。”
    惠远城东有阿齐乌苏废地十万余亩。前任伊犁将军松筠曾经调拨八旗兵丁屯种,因为乏水而废置。重新开垦必须首先解决水利问题。从伊犁河支流喀什河开渠引水灌溉,才能使废地复苏。林则徐为了效力屯垦戍边,经过考虑,抱病向布彦泰呈请捐资承修水利工程中最艰巨的龙口工程。他为此投入了全部心血,亲自设计督修,带病操劳。他率领民工北岸挖石,南岸筑堤,用了四个多月的时间,终于使龙口新办六里工程如期完成。全部工程完工之后,十余万亩土地得到灌溉。是年秋,道光帝称赞:“所办甚属可嘉。”布彦泰为此上奏反映林则徐到戍两年的表现:“留心察看,见其赋性聪明而不浮,学问渊博而不泥,诚实明爽,历练老陈……平生所见之人,实无出其右者。窃为人才难得。”
    伊犁垦荒的成功,使天山以南各城也相继奏请开垦。道光帝认为需要派人亲往各城查勘垦地。经过斟酌,他于年底通过布彦泰向林则徐传旨,派林则徐前往南疆,勘查地亩,兴办水利,招户安民,考核工费。这是林则徐所想不到的。虽然事务繁重,道路遥远,自己又体弱多病,但林则徐为了能为开发和保卫边疆贡献余力,为了报国安民,还是欣然前往。
清新疆地图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十二月十七日,林则徐离开了生活两年的伊犁惠远城,赶往迪化(今乌鲁木齐),再经吐鲁番折赴天山以南。会同喀喇沙尔(今焉耆)办事大臣全庆结伴西行。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上半年的时间里,他们先后勘查了库车、乌什、阿克苏、和阗(今和田)、叶尔羌(今莎车)、喀什噶尔、喀喇沙尔(今焉耆)七城垦地。途经英吉沙,遍历南疆八城。据林则徐记载南疆勘地的《乙巳日记》来看,情况如下:
    一、库车。关于库车垦地,道光二十四年,库车办事大臣常清上奏说查出库车可垦荒地,已动员捐资兴工,请求拨给无业的维吾尔族人承种。
    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二月十五日抵库车。十九日,全庆随后赶来,在官署商讨履勘地亩之事。晚间,林则徐整理丈绳备用。次日,林则徐南行七十里,到托依伯尔底之地。周历四至,逐丈计量,勘地六万八千余亩。当晚宿托克苏托玛村。二十一日返城,与全庆商议,并发文向布彦泰汇报。
五月九日,道光帝就布彦泰库车开垦地亩一折批复,说南疆垦荒,本意是招致内地人民承种,“原非为该处回户另筹生计”,“现在库车地亩,既据全庆等往勘,请给回子承种纳粮,复经布彦泰核奏,自系因地制宜。唯事当创始,不可不预防流弊”。
六月十四日,林则徐与全庆接布彦泰抄寄的这道谕令。林则徐看到道光皇帝虽然准予将地亩给维吾尔人耕种,但语意甚为勉强。便与全庆商量后,再次致函布彦泰。
    二、乌什。关于乌什垦地,道光二十四年,乌什办事大臣维禄奏请裁撤兵屯,续开地亩,拨给维吾尔人耕种。
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五年二月三十日抵乌什。三月一日与全庆出城各勘地亩。统计共有地十万三千余亩,即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镇压乌什缠回(今维吾尔族)起义之后所设屯田数。分布为宝兴、充裕、丰盛三屯。元设兵屯千名,尚存三百四十名,土地荒废者甚多。林则徐勘地回署后与全庆商办,整理公牍至四更就寝,之后又为乌什地亩事,向布彦泰致函。
    三、阿克苏。道光二十四年,阿克苏办事大臣辑瑞查有可耕地十万亩。开渠引水,足资灌溉。于是未经具奏就招徕维吾尔人兴工。道光帝下令停工,候旨办理。他考虑的是“阿克苏等城,民回杂处。现在开垦荒地,究竟能否相安?及酌给回户承种,日后有无流弊?”于是传谕林则徐亲往履勘。
    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五年三月五日由乌什至阿克苏。次日上路南行,八日到郎哈里克新垦田处。与全庆东西两边丈量,各自引绳而行,每十丈为一标记,从早忙到晚。
    四、和阗(和田)。关于和阗垦地,道光二十四年,和阗办事大臣奕山奏请,查出可耕荒地,并招集维吾尔人挖渠兴工。道光帝也令停办。原因是此项荒地是否可以开垦,招集维吾尔人承种,日后有无流弊?该处现在有无汉民可以招垦?
    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五年三月二十八日至和阗,几天后,出城勘地,行二百里到达达瓦克新渠龙口。在两河之间的滩地上设毡宿营,勘量了达瓦克、鸡克坦、爱海里等处地亩。又移往于鸡克坦、苏尔坦之间的河滩上,赴阿堤巴什勘量。
南疆风光
    布彦泰将全庆与林则徐的汇报上奏后,清廷回答,达瓦克既已筑坝开渠,修立龙口,引水灌溉,此项荒地实有可垦之处,准其开垦。和阗地处偏僻,汉民难以招徕,应如所奏,地亩可分给情愿承种的维吾尔人。据《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卷163记载:是年和田共有新垦地十万零一百亩,其中达瓦克有七万二千亩。招募回户承种九万六千亩。
    五、叶尔羌(今莎车)。林则徐在行过巴尔楚克(今巴楚)之后,接叶尔羌参赞大臣奕经等人公文,知该处已新垦地亩,请顺道查勘。道光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林则徐由和阗返回叶尔羌。十八日出城西行六十五里,至和尔罕新垦之地。先查看水渠,当天夜宿毡庐中。次日勘地,西至玛咱尔沙梁。下午东行三十五里至龙口查看水势,宿克罗巴特村。勘地后向布彦泰呈报:“和尔罕地膏腴,哈拉木扎什水渠可资灌溉。”七月二十六日,清廷批复:“据伊犁将军奏称,叶尔羌所属之和尔罕地方,新垦田九万八千余亩,现已开挑渠道,足资灌溉。但地处偏隅,与回庄杂错,招民承种既多未便,不若分给回户,转可相安。自系实在情形,应如所奏办理。”
喀什噶尔古城
    六、喀什噶尔。道光二十四年,喀什噶尔领队大臣开明阿奏请,查出喀什噶尔闲荒地亩,已捐资开工。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五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叶尔羌经英吉沙到喀什噶尔。林则徐与全庆向布彦泰呈报:“喀什噶尔新开地亩,分河东河西两处。河东之巴依托海,计地六万七千二百亩。河西之阿奇克雅黑,计地一万六千九十八亩。”八月四日清廷批复:“查河东毗连回庄,无民可招,不得不酌给回子耕种。……河西地亩,既称可招民户承种,自应设法速为招徕。”
    七、喀喇沙尔(今焉耆)。全庆任办事大臣时曾奏请开垦喀喇沙尔环城周围及库尔勒北山根垦地。后交新任办事大臣常清办理。奏称有可垦地一万数千余亩。道光二十五年六月八日,林则徐南疆勘地后东返途中奉旨勘查喀喇沙尔垦地,与全庆赴库尔勒东七十里北山根丈量地亩。十四日又在开都河北岸,喀喇沙尔城周东南一带丈量垦地,并查看了水利情况。建议开渠引水,展宽龙口,分挖支渠。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