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的闽江
    三坊七巷、滚滚闽江,多少年来老福州引以为豪的记忆。坊巷深深,孕育出了福州最灿烂的近现代文明,而川流闽江,更像一条历史文化长廊,见证闽越古都由沧海变作桑田,更记载着先辈们觉醒、抗争,直至崛起于新中国的光辉岁月……
闽江旧照
    然而,直到这样一个契机,我们才开始反省。有多久,我们没有好好审视过门前这条河?又有多久,我们才终于学会静下心来倾听母亲河千年的文脉传承。
    2000多年前的某个午后,遥远的西汉帝都传来谕旨,终于登上龙座的汉天子刘邦将助其入武关、战蓝田的越王勾践之后,无诸,封为闽越王。这是自先秦以后,本土的王侯首次得到天子的正式分封。
兴奋的闽越王大兴土木,于南台江(今闽江北港)造越王台亲迎天子使臣,即刻起,川流不息的闽江,亦见证了福州从闽越古都到海西之城的千年变迁。
    后人做《闽都赋》以为证:闽之水,何泱泱;闽之都,何皇皇。
    闽水泱泱——三宝太监亦长留
    闽江水深,良港颇多。早在明朝,长乐就作为繁华港口向世界开放,而让世人认识长乐的“伯乐”,正是历史上著名三宝太监,郑和。
    自明永乐三年起,二十八年间,郑和率领近三万人、六十多艘大船的舟师七下西洋,开辟了不朽的“海上丝绸之路”。而从流传至今的历史文献来看,七下西洋的航海基地,正是闽江口南岸的长乐太平港。
    由于四周环山,太平港成为台风盛行时最佳的天然避风港,因此,一遇台风季节,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往往在此停驻,短则二个月,长则十个月,“伺风开洋”。至今,在长乐市中心的郑和公园,仍留有当年郑和登塔俯瞰的三峰塔,后人登临,纵使脚下再无万千巨轮,于波涛汹涌的闽江之中,仍能依稀感悟到昔日名臣恢宏的气势。
    船政兴起——浴血的福建水师
    清末,八国列强虎视眈眈之下的旧中国,灾难深重,民不聊生。
    有侵略的地方,势必也是反抗最激烈的地方。作为中国东南部的前沿防线。闽江之畔,崛起了对中国近代史上有着深远影响的马尾船政和福建水师。
    然而,就如燃烧的黄龙旗注定熄灭一般,以土枪对抗洋炮,福建海军从兴建的那一刻起,也注定是一场悲壮的大戏。尽管打退过日本鬼子对台湾的数轮侵扰,尽管以夷制夷得造起了威风凛凛的大炮,福建海军仍没能为福州带来最后的安宁。
    我们需铭记这两个瞬间:1884年,中法马江海战,仅半小时,福建水师全军覆灭,700多官兵殉国。1945年,日军撤离,在船政学堂所有校舍安上炸药,将这所中国最早的高等学府夷为平地……
    江水悠悠,至今仍悼念着这些惨烈的过往,时刻提醒我们,勿忘国耻,落后必定挨打。
解放大桥
    解放大桥——炮声迎来新篇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而逝去的历史,总需要有些什么去记录并传递给后世。
闽江之上,解放大桥就是这么一位静默的老者。从简陋石板搭建而成的万寿桥,到飞跨闽江的现代化大桥,它的变迁,也正是福州解放60年的历史变迁。
    公元1949年夏,这座曾经被蒋介石下令“死守”的千年古城内,解放福州的最终战役打响。解放军82师追敌至万寿桥。一场小规模遭遇战之后,有福之州,完好无损的回到了人民手里。
    如今的解放大桥车水马龙,而随着市政的发展,横跨闽江的桥梁不断增多,随着江滨大道的贯通和南江滨的改造,风景优美的江滨公园、人居典范的融侨锦江、融侨观邸、江南水都,气势磅礴的六桥……纷纷成为了新时代闽江的名片。母亲河脱去了古旧的外套,披上了崭新的衣袍。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