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和他的书法
    在我国近代史上,林则徐是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所从事的反抗外国侵略的斗争,永远受到中国人民的纪念。威震虎门的禁烟事件,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人民维护民族尊严和反抗侵略的坚强意志。
    林则徐,字元抚,又字少穆,晚年号竢村老人。1785年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他的父亲林宾日是个朴实的私塾先生,母亲曾从事剪彩纸的手工艺劳动。
    《清史稿·林则徐传》说他“少警敏,有异才”。他13岁获得“郡试冠军”,1811年举进士,次年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在此之前,他曾在厦门同知处当书记。那时,福建巡抚张师诚常在各州县函件公文中察看,发现厦门的函札文情并茂书法精美。经了解,知是出自林则徐手笔,便特意借除夕给皇帝“贺正”写“拜摺”,把他调到抚台衙门。张师诚很器重他,留他在府中做幕僚,常赞叹说:“他日,你的功业勋名,非我所能企及。”
    张师诚对林则徐的深知及善待,更表现在后来的一件事上。有一年年关,林父林宾日从闽北教馆回家,路过大目溪,听到有人伤心哭泣。循声寻去,原来是一妇女将自尽。林宾日便问缘故,妇女说丈夫去世家贫,翁姑将她转卖,逼她再嫁……当林父听说若能把财礼退还即可挽回时,便将每月束脩所得积下准备回家过年的104两银钱全部给了她。等自己空手回到家中,把路上的情况告诉林则徐母亲陈夫人后,陈夫人说:“过年只不过吃得好些,来日方长,而济人之急,机会难再。”夫妻相对一笑而罢。
    而很快得知上述情况的林则徐,因离家近每月薪金都按时交母亲家用,已没有余钱再给家中度年关。不过,他知道父亲做得对,只是家中确实困难而自己又无法解决,故不敢回家。已是腊月二十三了,张师诚母亲见这位年轻人还不回去过年,心想必定是家中贫乏,但也揣度这个老实忠厚人是不肯轻易受人馈赠的,于是专门找到林则徐说:“我存有一方黄绫,敢烦先生代写《金刚经》一卷,供老身诵念,功德亦无量也。”林则徐答应下来,工楷抄录,25日后抄完交上。当晚,张师诚安排酒席与林则徐同饮。席间,出银票二百两,说是奉母亲命作为抄写润笔金。林则徐坚辞不受。张师诚说:“我没有办好母亲要我办的事是不孝啊!先生年关已到尚未回家,府上窘况可知,不将此银带回过年,也不是孝子之道。”林则徐这才拜受。
张师诚
    从这段故事可以看出,张师诚是很有知人之明的。后来,张师诚在任病故,林则徐曾亲撰挽联吊唁:
    感恩知己两兼之,拟今春重谒门庭,
    谁料一纸音书,竟成绝笔;
    尽忠补过今已矣,惜平生双修儒佛,
    但计卅年宦绩,也合生天。
    挽联情发由衷,哀思悼念之真情实感,实在不是当时官场应酬虚假作态之辞所能比拟的。
    林则徐的书法,早年便已闻名。从上述张师诚和他的知遇,便可以看出。他的老朋友程恩泽也说:“君昔解褐衣,书名倾一时。书自柳颜入,自将堂堂旗。”他的书法,学柳公权与颜真卿。颜体壮实刚正,柳体秀劲挺拔。他融会颜柳,又自辟蹊径,另树一帜;笔力犀利,刚劲之中带秀气,结体端庄平正,和他的为人作风一样,给人以刚毅正直之感。
    《闽侯县志》说他:“书具体欧阳,诗出入白(居易)、苏(东坡)”。金安清在《林文忠公传》里说他:“出入欧(阳询)、董(其昌),尤长小楷,为世所重。”在其日记中每每看到他替人“缮奏摺”,足见他的小楷写得很好,“在翰林以书名”。有的书评家,常把林则徐书法归入“馆阁体”一路,或许不无道理。但林则徐的日记、尺牍,均为行书,书体工整而时带“飞白”连笔,更为劲秀动人。
《闽侯县志》
    他和同时的书法家书评家阮元、伊秉绶、程恩泽等来往密切,和福建莆田书法家郭尚先(字兰石)更是情谊甚笃。林、郭曾经一起去琉璃厂选购法帖,并多次为郭尚先缮写“复命奏摺”。林则徐临的《王居士砖塔铭》,几乎达到乱真地步,这“砖塔铭”便是郭尚先割爱送他的。林则徐在江苏任内,还曾为当时不甚有名气的、比他小15岁的书法家何绍基作字。这些来往接触、耳濡目染,对他的书法不能不有所影响。“自将堂堂旗”,就是在吸收唐人书法的基础上,采各家所长而形成的独特风格。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他的传世墨宝,除日记、书信、条幅外,对联最多。《新纂云南通志·名宦传》说他:“工书法,寸尺幅,得者珍如拱璧。”李元度《国朝先正事略》,说他贬戍伊犁时也时常作字:“公具体欧阳,远近争宝之。伊犁为塞外大都会,不数月,缣楮一空,公手迹遍冰天雪地中矣。”他的遗墨,在广东、福建就更多了。
    林则徐曾书过一帧条幅,文为:“虚室生白,吉祥止止。余最爱斯语。凡人居处无尘溷,则鬼神来告,即俗状亦消却几许。范川三兄正之,少穆弟林则徐。”从署名后面的两方印章看,这幅字作于伊犁召回之后。两方印,上颗白文,印文是“林则徐字少穆号俟村”;下颗为朱文,印文是“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虚室生白,吉祥止止”,语出《庄子》。“虚室”喻心境,“白”谓阳光。意思是心胸开阔光明正大,自然诸邪难侵,吉祥善庆。书作笔力锐利,气势浑厚,是其臻于完善的晚年作品。
    何绍基的座师、林则徐的同年好友程恩泽,是清王朝末期影响很大的一位学者,他在赠林则徐的楹帖中就说:“为政若作真书,绵密无间;爱民如保赤子,体会入微。”对林则徐“为政”及作书做了概括的评价,颇为贴切。文以载道,字如其人。林则徐的书法和他为人一样,历来评价是很高的。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