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政廉明林则徐 笃行不苟治河道
    林则徐(1785-1850年)字元抚,亦字少穆,晚号竢村老人。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林则徐来山东济宁,须追到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是年,林则徐第3次进京参加会试中第74名。同年四月二十七日以殿试二甲第4名,朝考第5名赐进士出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不久,乞假省亲。第二年度假期满,携夫人郑淑卿,于澄舟北上,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二月十八日又自安娘娘庙改搭粮船沿运河北上。四月初二日舟至济宁辖境。此次林则徐赴京途中,涉足州城,初次看到了雄踞大运河畔的鲁西南镇济宁州。高耸在城南城墙上的太白酒楼,乃济宁一大名胜,林则徐欲登未果。时隔十八年以后林则徐在济宁任河道总督时才如愿以偿了。
福州西郊洪山桥码头
    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林则徐受命来济宁任河道总督。
    当年十一月五日,林则徐在《起程峪赴河东河道总督新任折》中表示:将现办灾赈之事分别移交后,即日由扬州起程,赴济宁东河新任。此时正值运河冬季疏浚开工季节,如等上任后去运河工地检查挑挖情况,恐怕要耽误时间。林则徐在奏折中表示:打算现在就沿闸河北上,顺路正好检查河工情况,以抓紧搞好今年的冬修工程。十二月初七日,林则徐行至邹县地方,接受前来移交的河道总督印信。当日抵达济宁总督河道院署。
    东河河道总督管辖山东河南两省境内黄河、运河的防修事务。林则徐接任后,正值严冬,霜降水落之后,山东运河沿岸朔风凛冽,冰冻雪阻。为了来年新漕畅行无阻,林则徐立即布置运河挑挖工程。并在十二月十九日的奏折中向道光帝汇报:自臣到任后,“运河厅的汶上、卫北、巨嘉、济宁等汛塘长各河,于十二月初七、初十、十一、十五等日次第插锨。其余各汛,亦即陆续兴工。”并下令凡已插锨者加夫趱挑,未插锨者勤催赶办。”并向道光帝表示:臣将钦遵谕旨随时前往河工工地上检查工程进度和工程质量。如有偷工马虎者,一经查出立即处罚。并保证按期完工,不误来年春季启坝铺水。
    按清朝嘉庆十九年定制:济宁附近各湖存水情况(即水位情况)每月要向朝廷查开清单汇报一次。林则徐到任后,就在十九日的奏折中附具清单,将运河西岸自南而北之微山、昭阳、南阳、南旺四湖及运河东岸自南而北之乐山、独山、马场、蜀山、马踏五湖水深尺寸逐一开明,恭呈御览。
    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正月初七,新年刚过。林则徐自济宁出发,亲往运河各工段查验,费时半月之多。南路到滕汛十字河,北路到汶上汛逐一验收完毕。当时北方的早春还是冰冻时节,由于去岁腊月连降大雪,河冻坚厚,施工地段经常要凿起两三层冰层方能掘到冻土,这给施工带来很大困难。林则徐亲赴工地验工,严格把握质量标准,他发现工段上的“泥龙”到完工后才一律起除,认为这个“规定”不利于施工。便立即下令夫役每挑完一段,就起净一段“泥龙”,以免春雨一到又把泥浆冲入河中。在查验工程中,林则徐细心体察、咨询研求,对办理不力的属吏严行纪律。一天,林则徐来到巨嘉汛,发现河工紧急之时,该汛主薄徐恂却督工不慎,河床挖得东偏西浅,深浅不一,日后势必发生淤积,致使河身变弯。林则徐为“力振因循,破除情面”,遂将徐恂摘去顶戴,责令他重新督工展宽,然后看督补情形,再定去留。林则徐秉政廉明,不计嫌怨,属下见新任总河如此严厉认真,个个佩服,不敢马虎从事。
京杭大运河
    按清定制,河道总督有稽查考核之责。东河下辖河南、山东四道,即开归道、河北道、兖沂道、运河道,四道经管河库钱粮。清道光十二年正月初四,林则徐亲赴运河道、兖沂道逐数盘查钱粮,并当堂查对库册及收支月报库簿,查验结果与现存银数均宜相符。后又亲赴开归、河北两道盘查。按当时制度河督应将年度黄、运河务用银款项向朝廷分别开列清单呈报,经过盘查折算后,林则徐将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河南、山东两省黄、运河各道属用银总数作结,并与上3年用银数量作了比较。在奏折中附具清单,一一说明各支付款项,清清楚楚,分毫不差,居政廉洁,整顿吏治,林则徐确实也下了一番心血。
    由于运河部分堤防闸坝年久失修,枯水季节济运之水不能输进,雨季运河暴涨宣泄不畅。为保证漕运畅行,林则徐上任后极其重视重点工程,他亲临现场督阵拆修,竣工后及时上奏朝廷。清道光十二年四月十五日林则徐又上奏清廷请修运河厅济宁州汛五处堤工、民堰、减水坝。将请修工程逐一陈述,如:“查运河厅济宁州运河南岸堤工,为漕船往来行牵要道,内有济宁七号等旧工二十四段,凑长一千八百七十丈,连年汛水冲激,雨淋风刷,卑残殊甚,势必牵挽难通”。按工确估共需用银7585两。林则徐本着节约国帑的原则,按工造价,减之又减,并无虚浮。并请求速速拨帑动工,使漕船重运未到和汛水未长之前一律赶修完毕。林则徐忠于斯职亦可窥见一斑。
    运河启闸铺水后,进入繁忙漕运时期,不久南粮首帮已入山东境内,四月二十一日头进作后的宁太帮船也入山东黄林庄境。到四月三十日头进各帮军船全数通过天井闸北上。五月十二日,江淮卫头帮军船也顺利通过天井闸北上。林则徐率河院署署下到天井闸前,见“闸内水师自如,船行顺速”。当即将上述情况上奏朝廷,以表其责。
按清代定制,“东河所辖各营,除黄运修改防官兵不核马弓外,其余河标中、左、右、守城四营例由河臣校阅考核”。道光十二年四月十五日至二十日,林则徐在济宁州城东南演武大厅(大校场)校阅河标四营官兵。考核中,林则徐发现官兵所有“弓力软者居多”,于是下令“较准定式,使习硬弓”,并将陕甘总督杨遇春所制的阵法绘图后注上说明,发放给各标官兵演习操练。河标营分别住在44个汛地,计180公里之长,负有警卫河防和漕运之责,差事繁多。在林则徐督促操练下,各营官兵训练认真。
    就在林则徐到任济宁70余天的时候,即道光十二年二月十八日,林则徐又奉旨调任江苏巡抚。因等待新任河督未即赴新任。二月二十日,林则徐写信给友人福建同乡刘闻石,表达他离职河督担任江苏巡抚的矛盾心情。
    不久,新任河督吴邦庆到任,林则徐“于五月二十日交卸河督篆务”。从此离开了济宁,结束了他在济宁164天的河道总督任期。这短短的任期,在他数十年的官迹之中,略显微不足道了。可是,林则徐忠于职守,笃行不苟,兢兢业业,宵衣旰食的尽职尽责精神,应当作为闪光的一页载入济宁的史册。

版权所有(Copyright):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网站建设:一九互动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澳门路16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68854 8762278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13007429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469号